当前位置:首页 >> 参政议政 >> 稿件

黄绮:关注民生痛点,推动长三角养老政策早日“通关”

WDCM上传图片

  从托幼体系到养老服务,再到复合型法律人才培养,全国政协委员、民盟第一司法委员会主委、上海外国语大学副教授黄绮的主要关注领域,始终集中在老百姓最关心的民生政策,以及国家发展不可或缺的人才问题上。

早日实现长三角医保一卡通

  去年全国“两会”上,黄绮提出为婴幼儿托育机构划定“法律红线”的建议曾在会场内外引发广泛共鸣。她通过大量走访调研,梳理当前托育服务业面临的突出矛盾,并提供了诸多可行建议。

  今年,关注点从“小”变成“老”,黄绮依然做足了功课。她通过多次走访调研梳理出长三角区域内养老服务业的短板和瓶颈,包括缺乏行业标准、信息共享和交流不足、服务对接不够等。“比如医保的异地结算问题。”黄绮指出,养老要医养结合,“目前长三角地区医保异地还不能结算,医保的药品目录也不相同,有些药在上海进目录,但在江浙一带不进目录。现有的医疗保障制度成为异地养老的最大瓶颈。”

WDCM上传图片

  对此,黄绮建议,在长三角地区建设一个开放的养老服务市场,促进社会资本、劳动力、技术等生产要素有序自由流动,并推动信用体系互认、服务和数据共建共享,早日实现医保一卡通,促进长三角区域内异地居住的老年人养老政策早日“通关”,为老年人自主选择合适的养老服务地点和服务方式提供便利和保障。

尽快完善意定监护制度

  没有子女、没有亲属,谁来给自己养老送终?有的老人为自己选定了理想的监护人——居委干部、邻居、房东。这种看似不可能的、超越血缘的监护关系,在2017年《民法总则》实施后,有了实现路径。“如果能够有机会让其事先选择和判断,按自己的意愿选定将来的监护人,应该会是很多人所希望的,尤其是孤老或子女不在身边的老年群体。”黄绮说。

  但目前意定监护制度尚不够完善,致使不少老人和意定监护人顾虑重重。“该种委托关系的启动时间均在受托人丧失或部分丧失民事行为能力之后,也即委托在前,实施在后。”黄绮提出,如何确定与规制监护人的受托权限范围以及如何进行有效监管,均没有任何制度设计。另一方面,“在意定监护人与法定监护人不同一的情形下,容易产生矛盾纠纷。”黄绮说,意定监护人如需处分被监护人房地产、存款、股票等,相关职能部门是否认同协议的效力,尚属空白。”

WDCM上传图片

  她建议,尽快由民政等相关部门出台相关实施规定,构建与完善操作层面的制度体系。加强宣传普及,鼓励与推动意定监护发展,鼓励有善意的人乐当意定监护人。“可建立与扶持公共监护人组织,设定准入门槛,由具有一定资质的公共组织担任公共监护人。”此外,她还提出建立健全监管机制,“一旦发现危害被监护人合法权益的情形,及时终止意定监护,并对意定监护人予以严惩。”

重视“一带一路”复合型法律人才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经济、政治、社会、文化和法律制度各不相同,地缘政治复杂,使得各项投资和贸易风险扩大。化解这些风险的最好手段就是法律,而这就要求有优质的法律服务,要有卓越的法律人才。

  为此,黄绮建议,国家和地方教育部门与政法部门对全国范围内培养一带一路涉及的多语种法律人才单位开展调研,设立相关基地建设项目,加以重点支持;建立涉外法律服务的语种数据库,有针对性地加强某些稀缺语种法律人才的培养;建立并完善全国和地方范围内的“一带一路法律服务行动方案”,纳入涉及一带一路沿线国法律服务的多语种法律人才,特别是小语种法律人才培养特色单位或者项目。

2019-03-12 14:36 来源:综合文汇报、上观新闻、新民晚报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