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盟风采 >> 稿件

这位上海市三八红旗手,带出了一支享誉全国的学生乐团

  编者按:刚获评上海市三八红旗手的王莹,是控江中学的高级教师,也是民盟控江中学支部的主委。作为控江中学行进管乐团创始教师,她带领着这个全国知名的学生乐团走过了十年春秋。她是怎样带出这支享誉全国的学生乐团的?让我们一起聆听这位平凡的女盟员讲述她的不凡故事。

WDCM上传图片

  一月的魔都,寒雨连绵,正是最冷的时节。然而在同济大学大礼堂里,一场特别的音乐会正散发着青春与热情。来自控江中学行进管乐团的学生们迈着整齐的步伐,在礼堂里奏响了激昂的乐章,为乐团成立十周年庆生。而在台上,正全神贯注指挥孩子们表演的,正是王莹。

  这时的她还不知道,一个巨大的“惊喜”正等着她。

  “台上几分钟只是一瞬,但它会成为我们记忆中最闪耀的一个光点。”

  “乐团就是会有辛苦和汗水,也会有收获的地方。”

  “它已经成为了我生活的一部分。”

  “来乐团才可以真的做回我自己。”

  “有点像第二个家的感觉。”

  学生们制作的视频其实很朴实,从日常的排练,演出的准备,到一次盛大的演出,再到乐团团员、专家团队、校外专家和校长的寄语,最后还有乐团每年神圣的干部及团长交接仪式。在这20分钟的画面里,流淌着对乐团满溢的爱和对恩师真挚的感激之情。

  “一开始根本不知情,演出结束听说学生们专门给这次演出做了个彩蛋,就把电视台、报纸的采访都推了,想看看到底是什么内容。谁想到……”回忆起当时的场景,王莹还有些不好意思。那时候她在台上潸然泪下的一幕,让在场所有人都为之动容。

WDCM上传图片

  2008年到如今,控江行进管乐团从默默无闻到誉满神州,乃至走出国门走向世界。起步于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的他们,出访过南非;赢过印尼任秣国际行进公开赛数个大奖;奏响过比利时“中国年”活动最强音;和数个国家地区的乐团进行过交流演出;国内演出比赛更是获奖无数……这样一支来自中国高中的乐团,是怎样成立的?又是靠什么走过如此耀眼的十年轨迹呢?

自幼习乐 意外建团

  “我是从小学音乐的,1985年杨浦区成立了杨浦区艺术学校,让孩子在正常的上课中间又有艺术课,音乐课非常专业,同步放在学生课表里的。我从小学4年级开始读,读到高中毕业。后来又去了行知艺术师范学校,毕业后直接留校,做专业艺术老师。”在王莹的艺术生涯中,基本上从小就是在专业的学习中长大,所以在艺校工作五年后,她出来继续当音乐老师。从初中一路教到高中,在2008年时,来到了控江中学。

WDCM上传图片

  “2008年,杨浦区文化局和教育局要求我们参加上海之春国际管乐节。那个时候是为了完成任务,就组织学生成立了这个管乐队,没想到就这么一年年过来了。”谈及乐队成立初衷,性格直爽的王莹坦言就是“完成任务”。看似几分诙谐的轻描淡写,实际上却是“压力山大”。出身民乐的她,对于管乐团那会儿可以说是一窍不通。就在她一筹莫展之际,原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乐团行进资深专家荣艾国老师的到来,解了她燃眉之急。“那会儿荣大校手把手教,让我一步步学了下来。过程真的很苦,但到了演出当天,看着学生们迈着有力的步伐奏出和谐的旋律,苦尽甘来那个感觉真的很好。”后来,参加“上海之春”演出成了乐团每年固定节目,以前毕业的乐团成员每逢此时也都会回来看看聚聚。这一种家的感觉,让王莹对于乐团也就更加难以割舍了。

十年一剑 甘苦自知

  “我们并不是第一家创办高中行进管乐团的,然而很多学校的乐团两三年就停了,我们是上海唯一一家坚持了十年到现在的。”王莹的语气铿锵有力,透露着一种骄傲。她带团完成第一年的任务后,深知要做好这个行进管乐团,自己还是缺乏必要的专业知识。于是她时常利用休息时间自费到马来西亚、香港等地学习。不仅如此,她还通过学习交流的机会,与当地的音乐机构开展了广泛的合作。

WDCM上传图片

  “最初几年还好,学生能在乐团里服务两年。高考改革后招进来的学生,基本只能在乐团里一年。”对于王莹来说,坚持了十年的乐团后来每年几乎都是“新乐团”。虽然学校每年都有艺术特长生,但是数量非常有限,通常不到10人。“那剩下的90%只能找有音乐基础的学生,打击乐团大部分是零基础,要从头教起,旗舞团就真的要完全从零起步了。”为了保证乐团表演的质量,寒暑假的封闭集训就成了王莹的常规工作。此外,每周她还找上海交响乐团、爱乐乐团等专业人士给孩子们上课。

  上海一个高中通常音乐老师顶多配备两人,然而一个行进管乐团少则30余人,多则上百人乃至几百人,对于学生的管理就成了不可避免的问题。“我们的团,有团长,团长下面有声部长,声部长负责管理各个声部的团员,定期会召开团长声部长会议。”谈到乐团的组织结构,王莹坦言一百多人的乐团,要靠她一个人来管肯定不可能,她更多的是发挥学生的自主性,让他们通过自己当家管理,对团产生归属感和责任感。“演出方案和排练方案都是大家商量着来。一开始他们很腼腆,开会都静悄悄的。随着逐步的适应和熟悉,就越来越有‘小主人’的样子了。”

艺术如师 乐团育人

  在王莹看来,学校,尤其高中是人格成型的关键时刻,这个时候社团就很重要。平日的学习是知识的积累,而社团的学习则要以未来技能和人格培养为主旨。对于乐团的意义,王莹指出不仅仅是学好一门乐器,更重要的是培养协作和自主管理的能力,以及一颗感恩的心。每次排练结束后,全团的学生都会感谢老师的指导;而每逢家长来看演出,在结束之际也会拜谢家长的养育之恩和对于自己参加乐团的支持。

WDCM上传图片

  “行进乐队不像室内乐团,少一个人方阵里就会缺一块儿。所以演出前最怕的就是团员生病受伤不能参加演出。”每次大的演出前,王莹都很担心减员,但是意外总是会如影随形。旗舞队曾经有个队员训练太卖力,手骨折了,怕影响大家,打着绷带还要上阵。有次去台湾演出,一个打击声部的学生发高烧,但是他的位置又没人替,就自己背着几十公斤重的大鼓,5公里行进演出硬是挺下来……“他们吃过这些苦,一生记着,很多学生在后来工作学习中都特别认真,严谨细致,这些都是在乐团中获得的宝贵财富。”

下个十年 整装再发

  “最近也想做个教材,把一些自己学到的资料编撰成册,通过自己的经验总结来给后来者一些借鉴。”对于接下来自己和乐队的发展,王莹坚定的目光里充满了期待。作为杨浦区学科带头人,除了正常的音乐课、学校的教学,她还要带6、7个徒弟,身上还有学术研究的担子,工作量之大可想而知。采访中,王莹的儿子也默默陪伴在一旁。“带着他原因也很简单,陪儿子时间太少,有点时间都想拉他一起。”王莹的笑容中闪过一些愧疚。她直言工作压力的确很大,但是对于学生和乐团的爱,成为她前进的最大动力。“我常对徒弟们说,要把这个工作当作事业来做,别老计较个人得失回报,当你做成功时,所有人都会看到你的成就。”

WDCM上传图片

  如今作为民盟控江中学支部的主委,王莹肩上又多了一份责任。“入盟是在2004年,经人推荐介绍加入的。”回忆起入盟情形,王莹表示多少有点“先结婚后恋爱”的味道。“但是进了民盟后,通过写社情民意、参政履职,也了解了很多艺术教育之外的东西,很组织归属感。”

  “乐团这十年算是个起点,希望未来十年,更多的十年,培养一批接班人,把‘艺术育人’的精神发扬光大。”王莹始终认为,乐团最高荣誉,就是在艺术教育的潜移默化中影响了孩子们的人生。“我对乐团未来最大希望,就是找到个爱学生的接班人,把这个精神传下去。”

2019-03-18 10:38 作者:王斯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