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动态 >> 稿件

留住城市记忆,三代民盟人集智张园

WDCM上传图片

  2月22日下午,石门一路255号,静安区南京西路街道张园地块旧区改造专项分指挥部内,面对静安区政协副主席、民盟静安区委主委王钢,南京西路街道党工委副书记、街道办事处主任王颉鸣说了一句话:“民盟人,在张园旧改工作中真的是倾力尽责。”

  当天上午8点不到,张园地块首批居民集中搬迁。搬迁仪式现场充满温情,居民代表在一封联名感谢信中,感谢静安区委、区政府为改善居民生活条件所做的努力。除了寓意祝福的鲜花、定胜糕,搬迁居民还获赠了刻有张园建筑彩绘画面的瓷碟纪念品——留珍贵记忆、迎更好未来。

“这件事,把城市记忆留住”

  引发全上海全城高度关注的张园旧改工作,早在2010年前后就已经牵动民盟人的心了。

  时任民盟市委主委、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郑惠强在听取了张园的保护性改造思路汇报后,对此极为赞赏。他向民盟盟员、上海静安置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时筠仑建议,这项研究课题应当邀请专家学者共同参与,并热情推荐了民盟市委原副主委、同济大学教授、著名建筑学家罗小未。

WDCM上传图片

  罗教授因其卓越的学术地位,在同济大学被人们尊称为“先生”。其时她已经85岁高龄,但是仍然愉快地接受了邀请,并推荐了民盟同济大学委员会副主委、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建筑学教授卢永毅一同参加。其后,罗先生几次深入张园地区现场考察,参加了威海路沿线历史建筑风貌区保护性改造规划研讨会。一直到90高龄,罗先生才终于歇手,但是她仍然时时牵挂着张园旧改的进程。

  同样的,卢永毅教授也是一位对城市历史建筑风貌区保护有着长期研究的学者,在国内外享有盛誉。此前,她已经参与了上海思南公馆的保护性改造工作,这项改造后来成为城市改造的经典案例。在接手这项工作后,卢教授迅速组建了工作团队,亲自带领着他们开展前期基础性工作。

WDCM上传图片

  卢永毅认为,城市保护性改造应当厘清历史脉络,找出建筑特色,在时间的尘土中挖掘最大价值,从而在改造中连接历史,让老建筑再获新生。她把思南公馆改造中的成功经验运用到张园的研究中,在近两年的时间里,带领团队深入到张园的角角落落实地考察研究,设立“一幢一册”,为每一座历史建筑留下珍贵档案,其工作量之大令常人难以想象,他们的研究成果也为张园改造方案提供了科学依据。她惊叹于张园的魅力,认为这种有多组里弄住宅和独立住宅(里弄公馆)组合而成的典型里弄在上海尚不多见,其建筑等级之高、艺术特色多样、中西合璧的多重风格,具有极大的保护价值,因此这项课题研究具有极大挑战性,“要留住城市的温暖记忆,不能留下遗憾。”

  就是本着这样科学严谨的态度,卢教授案头已经形成了《张园的昨天与明天》书稿,但是她不愿意急着出版,仍然在一字一句地斟酌修改。采访中,她不止一次地流露出对旧改方案的担忧,希望不要过度商业开发,充分吸取周边太古里改造的教训,突出历史风貌区的适应性再利用原则,尽量保留更多的历史建筑,尊重居住的本来定义和建筑的空间特点,注重历史的复合性,增加历史文化内涵,提升旧改品味,从而实现对城市的新贡献。

“这件事,你一定要干好”

  在搬迁仪式现场忙碌着的南京西路街道办事处副主任沈伟,惦着几个数据:张园地块旧改项目房屋征收共涉及1122证居民、建筑面积约4.6万平方米。一个月前,张园地块旧改征收正式生效。截至2月22日,张园地块旧改征收居民签约率已达到97.33%。

  沈伟,还是静安区政协委员、民盟盟员,他就是王颉鸣所说的倾力尽责的民盟人之一。

  “这件事,你一定要干好。”去年,在得知沈伟将投入张园地块旧改征收工作时,王钢对他说了这句话。作为张园地块旧区改造专项分指挥部办公室副主任,从事社区管理工作之后一直分管城建的沈伟牢记着这句话。

WDCM上传图片

  让被过度使用的历史风貌建筑得以更好保留保护、让居民群众改善居住条件……这件各方“多赢”的好事,沈伟觉得“没有不干好的理由”。沟通——沈伟用这个词形容自己的感受。房屋评估和征收补偿标准、验房退租流程、设施设备保护要求等,沈伟在走巷串户中面对居民一遍遍说、通过建微信群辟公众号不断解释。

  很小的时候随父母迁来的李家阿婆,在张园生活了半个多世纪,虽然没有卫生间,每天都要倒马桶,但当下更困扰她和老伴的,是家里第三代在这儿报名念书,双休日之外住在这里,离学校近。“我们家该如何选择安置方案?”她说,“‘沈书记’几乎天天会来张园,问问他心里踏实。”并不是“沈书记”的沈伟列举、解读了不同方案的特点,李阿婆家商量后很快选择了最佳方案。

  关心帮扶好特殊困难群体,让居民顺利有序地完成签约搬迁,高高兴兴地迁新居,同时注重加强管理和保护,确保张园的优秀历史建筑和设施设备,得到妥善保护……“这些,本来就是我的职责所在,而街道党工委的信任、民盟组织的关心,也不断激励着我。” 张园旧改工作启动以来,沈伟的日历上便没有了休息日。他乐意被张园居民称作“沈书记”,正如南京西路街道党工委书记周惠珍所言,作为社区基层工作者,在全心全意为居民群众服务的过程中得到信任,是真正体现了党和政府关注民生的初心。

“这件事,我必须做好”

  上海静安置业(集团)有限公司承担着全区直管公房的物业管理和服务,也是张园地块旧区改造房屋征收项目的执行企业。“这件事,我必须做好。” 上海市人大代表、民盟盟员、上海静安置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时筠仑说。

  对张园,他很熟悉,那儿的77号,曾是静安置业的办公地点。“中央圆屋顶、八开间的立面,楼下是中式木栏杆的宽阔外廊、二楼每个开间都是整面的窗户。”

WDCM上传图片

  时筠仑曾经撰写过关于张园建筑文化历史的专业论文。1878年,此处由英商营造为园,数年后被张姓华商购得,起名为“张氏味莼园”,简称“张园”,一度为上海私家园林之最,有“海上第一名园”之称。建筑风格中西合璧、免费开放的张园,由于交通方便,又地处租界,成了清末民初举行集会、演说等社会公众活动的首选之地。1918年,张园作为休闲和公共活动场所的历史终结,其土地后被分为28块先后出售,建造了大小风格各异花园洋房和石库门建筑等。

  “东至石门一路、南至威海路、西至茂名北路、北至吴江路的张园地块,处于南京西路历史风貌保护区核心区域,地块内拥有市优秀历史建筑13栋、保留历史建筑5栋、区文保点24栋,是上海最具代表的历史文化建筑群之一,也是上海现存最大的、拥有中晚期石库门种类最为齐全的建筑资源。”前些年,在担任静安区政协委员期间,时筠仑曾提交过相关提案,认为对张园这样的历史风貌区域,应认真权衡保护和利用的关系,在充分保护的基础上进行活化利用,“先知禁区,再造新区”。

WDCM上传图片

  为了实现对张园的保留保护,三年前,静安置业便启动了张园历史建筑资料库工作,聘请专家组、组建查勘工作小组,由样板段开始,对张园房屋进行“一幢一档”的建档工作。这在上海对成片历史风貌区建筑保护中,是史无前例的开创性工作。通过调取原始物业资料、查勘数据、测绘图纸、入户调查、无人机空中拍摄等形式,目前已完成张园全部建筑的建档工作。又在此基础上启动了张园GIS信息系统建设,对所有信息进行电子化、数据化处理。

  时筠仑说,通过这一“保留保护的示范引领,行业标准的规范创新”,在工作模式、经验、成效固化后,将对静安置业集团管理的所有历史保存建筑进行“一幢一档”建档工作,从而实现全覆盖的档案管理,不断传承建筑文脉,镌刻城市印记。

WDCM上传图片

  根据2017年1月静安区人民政府、上海市规划和国土资源管理局批准的相关规划,张园旧改地块征收后后,将会按照“留、改、拆并举,以保留保护为主”的城市更新新模式,保留地块内几乎全部历史建筑,通过恢复建筑肌理,进行“修旧如故”的保护改造,增加必要的基础设施,力求原汁原味地呈现出高规格、多品类的上海石库门里弄建筑文化,并盘活资源,引入适配的业态,“提升商务能级、增强文化特色、增拓公共空间,将张园打造成集商、旅、文为一体的地标性区域。”时筠仑说,“相关的事,必须努力做好。”

“这件事,我们做得值得”

  “这件事,我们做得值得。”

  这句话,至少听两位民盟人说过,去年刚入盟的张欢是其一。从同济大学建筑专业毕业后,张欢曾赴英国留学,主修城市规划。入职静安置业集团设计有限公司后,她参与的主要工作,是在样板段基础上铺开,对张园房屋进行“一幢一档”的深入查勘工作。通过建筑概况、房屋信息、基础资料、历史图纸、现状图纸、物业资料、影像资料、工艺描述、保护控制建议等方面,全方位、全维度地记录张园历史建筑的历史进程及现状情况。信息数据的采集体现原真性、科学性和规范性,对历史建筑摸清“家底”,为张园地区的历史文化遗产保护与再利用,提供更为详细和深化的依据。

WDCM上传图片

  建筑格局、演变、现状、平面布置、结构特征、立面特色、材料工艺……2018年的春夏秋冬,张欢“只有不多的天数不去张园”,她记住了这两个数字:43栋建筑、174个门牌号码。“我都踏足了。每栋建筑,从人文历史、建筑形态、现状情况,到房屋内的门、窗上有什么结构性饰建,还有那些当年建筑完工时就存在的室内花砖和柚木地板、卫生间马赛克、玻璃彩窗等,哪里保存完好、哪里有破损,都要了解清楚。” 能参与张园的保护工作,张欢觉得自己“很幸运、很值得”,她希望自己能以专业的眼光,为有着厚重人文和建筑价值的张园,乃至更多的历史风貌建筑提出一些可操作的保护建议。

  由张欢执笔,民盟静安区委组织盟员和专家反复讨论的“严格执行历史建筑原貌修缮原则,全面提升历史建筑品质”,作为民盟界别提案,在今年年初召开的静安区政协一届四次会议期间提交了。提案认为,由于历史原因,人口密集的城市中心城区历史建筑常常超负荷利用,特别是传统民居,其使用状况通常较差,产权关系复杂、公众对历史建筑遗产的认同度较低、房屋修缮水平普遍不高等,导致历史建筑难以其发挥应有的文化价值和社会经济效益。提案建议,对每一处相关建筑单体制定详细的保护要求表,历史建筑修缮工程须在设计和施工技术规程和项目评审中将“按历史建筑原貌进行保护和修缮”作为首要原则,并全面排摸统计因产权关系复杂而未被纳入修缮项目的优秀历史建筑,制定专门的预算计划等。

  “这样的提案,值得我们在深入调研、认真探讨的前提下以界别的名义提交。”王钢注意到,“撤二建一”后新静安第一个五年规划中,“一轴三带”发展战略成为最大亮点。南北方向的“一轴”,串起了静安最具经济发展活力的三个发展带——南京西路两侧、苏州河两岸、中环两翼。“加快张园地区保护性开发”,是建设南京西路两侧高端商务商业集聚带的重要组成部分。“2017年年初,静安区人民政府、上海市规划和国土资源管理局批准了以保留保护为主的张园地块相关规划。在那年1月召开的市政协全会上,结合张园地块开发模式,静安区政协主席陈永弟在大会发言中认为,对历史风貌建筑的保护利用,应做到‘四全一多’,即全方位梳理、全领域互动、全过程监管、全社会协同、多模式探索。”

WDCM上传图片

  通过整体性规划,实现成片开发;通过保护性征收,保留原汁原味;通过综合性利用,促进多元融合等,不但要保留历史文化风貌,还要实现被开发区域的多重功能,这无疑需要进一步加强系统的顶层设计。“这就是我们履职的切入点。”王钢认为,党派和界别履职,应该围绕党委、政府中心工作,围绕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的重点、热点,找准“能有所作为的坐标点位”,充分发挥成员专业特长,“真正达到精准建言的效果”。

  全面优化城区功能格局、加快提升城区核心竞争力、增强人民群众获得感,在未来的张园真正实现“建筑可以阅读、街区适合漫步、城市始终有温度”——民盟人,乐此不疲。

2019-03-01 09:16 作者:顾晓红、戴立波